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财色我都收
财色我都收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财色我都收

  晚上,我一个人开车来到舅舅约定的饭店,舅舅在店门口迎接了我。几年不
见,舅舅已经满头白发,看得我有点心酸。我们进了饭店的包厢,里面坐着一个
面相很精干的角色,舅舅介绍他是X省的一个白老板,我一看他的气质,就知道
他一定有黑道背景。

  我们握了握手,我通过白老板意味深长的眼光,认识到白老板也看出我有黑

道背景,心照不宣地笑了笑。坐下来后,服务员开始上菜,话题也逐渐明朗了起
来。

  原来,白老板的生意相当大,实际的身家上百亿,只不过明面上为了避免麻
烦,没显露出来。他对我们相当开诚布公,说了自己的计划。原来他要在本省扩
张生意,而我们市是他打下的第一个桥头堡,意义非凡。他想找一个可靠的本地
人做代理。我明白他的话中之意,他要这个代理能够搞定本地的黑白两道事宜,
又不能是已有势力的人,以免生起二心。根据这几点要求,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既在黑白两道上都吃得开,同时又因为年轻的关系,本身没有形成势力。

  一席话谈下来,白老板对我极为欣赏,当下就敲定在本市设立一家公司,由
我做老总。我舅舅很高兴。白老板说他已经买下了市中心的启海大厦的一层楼面
做公司的办公场所,我们约好第二天去参观。

  第二天,一辆黑色的宾利接我去启海大厦,开车的是白老板的秘书小吴,一
个很精明的年轻人。电梯停到了十八楼。小吴带着我们进去。楼面还在装修,小
吴带我们经过一间间房,依次介绍。我听的不住点头,我们来到一间朝南的大房
间,足足有一百平米多,里面空荡荡的,尽头是一面落地大窗。小吴说这是老总
办公的地方。我惊讶于自己拥有这么大一间办公室,白老板笑了笑,说:「花样
还不止这点啊。」小吴微微一笑,带我走到旁边的两个门洞前。小吴说这里是办
公室附带的厨房和浴室。我心想这办公室得有多考究,白老板为了拉拢我,也是
费了心思。

  我们又看了几间房间,就离开了启海大厦。我让司机把我带到建国路和滨海
路的路口。宾利来到的目的地,我向白老板道了别,下了车,沿着滨海路走了十
来分钟,来到何惠的住处。

  摁响门铃,何惠在玄关迎接我。我昨天已经在微信里通知了她今天要来。她
化了淡妆,穿着家常的衣服,外面兜了一条围裙,肚子高高拱起,看到我后欢欣
之情在眉梢眼角流露,却强做克制之状,真是个矫情的女人啊。我忽然发现何惠
怀孕后,变得越来越像魏贞了,原来熟女时的骄傲明锐渐渐变得低眉顺眼,果然
大奶牛的基因异常强大。

  我伸出手来,掂了掂何惠雄伟的大奶子,分量沉实,体积巨大,目测已经有
I罩杯,只比怀孕前的何蕊略略小一些。看来魏贞母女的奶子大小的升级速度是
一个接一个顶替。「讨厌……」何惠满脸羞红,却被我拽住乳峰拉到了怀里。我
一只手促狭地玩弄着何惠的硕乳,一只手抚摸着她圆滚滚的孕腹,何惠「嘤咛」
一声,整具丰熟的肉体软瘫在我的怀中。

  我给了她一个长长的湿吻。何惠的嘴唇有一股清甜的味道,吐息中透着少女
的芬芳。真是可惜,不久的将来,我就没有机会享受了,因为这张丰润的樱唇即
将成为我的便器,何惠将像她的母亲和妹妹一样,随时要含着我没洗过的臭烘烘
的大鸡巴,卖力地吮吸,然后任我把味道呛人的尿液撒在嘴里;只要我愿意,她
的小香嘴还要堵住我臭气冲天的肛门,小香舌像草纸一样帮我钻进去清理;到时
候我又怎么会亲吻这个肉便器呢?

  长吻过后,何惠「嗯哼」着,满脸潮红地离开我的嘴,热乎乎的香气喷在我
的脸上,美目迷离地在看了我一眼,挣扎着起身,带我进了房子。

  何惠刚刚正在做饭,回到厨房照顾灶台。我在卧室里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甩
着大鸟来到厨房。何惠这个天之骄女正在灶台前像她妈妈一样忙碌,从背后看去,
何惠的葫芦形身材毕露无疑,而且比过去更加夸张,硕大无比的巨臀已经只比魏
贞小一点点。她的动作有些笨重,毕竟她的腰在母女三人中最细,要承担这么大

的胎儿也难为她了。

  我悄悄走到她身后,掀起何惠的裙子,在她的惊呼声中,露出一只丰硕的圆
臀。何惠的屁股本来就又圆又大,现在更涨了两圈,臀肉像是爆炸一样满溢而出,
洋溢着极其下流的肉感。从外表看,何惠的巨臀本来充满了运动少女的矫健和韧
性,虽然也肥,但透着野性和健美,现在随着怀孕,何惠的盛臀变得肥熟不堪,
像魏贞一样,风韵十足,闪烁着淫靡的油光,我不禁涌起自豪感:是我把少女青
涩的处女香臀操成了少妇的淫贱肥臀。

  何惠穿着一条纯白棉三角裤,早已被白花花的暴涨臀肉湮没在股沟里。我一
手抓住裤头,往上一提,收束成一线的三角裤紧紧勒在何惠的骚穴和屁眼上,刺
激得她叫了出来。我把手松开,反手抓住一瓣臀球,恣意揉捏起来,笑着说:
「你这屁股怎么越长越大了,都快赶上你妈了。」手指深深陷入丰腴的臀肉中,
何惠也开始动情起来,下贱地拱起大屁股,仿佛要把这整只大肥骚臀塞到我手里,
任我随意把玩揉搓。我呵呵一笑,两手一抓裤头的两边,把三角裤拉下。三角裤
沿着两条雪白丰腴的长腿一路褪了下来,令人血脉贲张的是,当雪白的小裤离开
何惠的嫩穴时,竟拖了一条长长的晶莹水线。他妈的,这骚逼竟然淫荡到了这个
程度。

  三角裤经过长征,终于被拉到小腿跟,变成皱巴巴的一团。我蹲在地上,抬
起头来,面前是恢弘无比的肉山巨臀。在两片臀山掩映下,隐约现出艳红的嫩穴,
仿佛是光滑无比的屁股肉挤压出来的一道褶皱,湿润润的花唇正半开半闭,像个
倚门卖笑的婊子般勾引着男人。

  我促狭地掰开何惠的滚圆的臀球,伤口般小巧的骚穴清晰地暴露在眼前。何
惠娇喘:「不要……」我的手却更使劲了,嫩穴被拉得露出小口。我对着我鸡巴
专用的小穴口轻轻一吹,何惠一声呻吟,大屁股浪肉直抖,哀求我:「不要……
不要……」这个原本高傲的女高中生、同学们心目中的完美女神、野性而健美的
母马,本质上和她的妈妈魏贞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村姑,活着就是为了撅起磨盘
般的大屁股挨操,而一旦被干大了肚子,就变成了百依百顺的小女人。

  说老实话,魏贞母女三人因为奶子和屁股实在太过肥大,很难让我承认她们
有人格,所以我一直把她们当做母畜看待,激起我种种淫虐的欲望。魏贞的肉体
早已被男人玩的熟透,两颗夸张的特大熟奶和两片超肥盛臀让男人充满了暴虐欲。
何惠是个平素高高在上的女神,一身浪肉令无数人垂涎欲滴却又不敢正眼瞧,我
把她渐渐收服为胯下之臣,享受的是征服欲。何蕊长着婴儿般的脸蛋和智商,却
拥有欧美肉弹明星也望尘莫及的超级大奶子和远远大过常人的硕大屁股,我把她
开苞调教,满足的是玷污欲。暴虐欲、征服欲、玷污欲,这三种欲望在母女三人
的乳波臀浪间荡漾开来,我的大肉棒变得像铁棍一样硬。

  我站起来,把涨的通红的龟头挑逗地在何惠的穴口缓缓旋摩。何惠反手在我
龟头上一捏,爽的我倒吸口气,这时我看到她回头给了我一个媚眼,嘴角挂着嘲
讽的笑意,说:「一提到我妈,你这里就硬的吓人。」我按耐不住,把两手绕到
她身前,一手一只捧住I罩杯的硕乳,恣意揉捏起来,笑着说:「你乱说什么啊?
我对你妈妈那么尊重。」何惠被我揉得满脸潮红,说:「死相!鬼才相信你尊重
我妈呢。我看你是成天想着我妈的……我妈的……」她不好意思地支支吾吾起来,
声音越来越小,我笑着说:「你妈妈的大奶子和大屁股么?」何惠把头靠在我的
胸肌上,低声说:「讨厌。」然后又嗤嗤笑了起来,说:「你喜不喜欢?」

  我故意不正面回答问题,说:「你妈妈的奶子和屁股真是太大了,像你和你

妹妹的奶子和屁股已经夸张得在现实中很难找到了,你妈妈这么夸张的奶子和屁
股我只在漫画里见过,这奶子和屁股,估计是中国最大的吧。」何惠咯咯一笑,
说:「我姨妈的屁股比她还大呢……」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赶紧话锋一转,
说:「我看得出来我妈妈是对你有意思的,她人又懦弱,你只要稍微用点强……
嘻嘻……就能尝到她的滋味了……我妈妈天性就很服从男人的,你爱怎么玩就怎
么玩,你想要玩她的……玩她的后面,她也会让你玩……」我心中呵呵冷笑,这
贱逼竟然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把自己老娘的屁眼都卖了。

  我在何惠脸上啄了一口,说:「好久没到我家去了,礼拜四我来接你。」何
惠沉浸在被征服的喜悦中,「嗯」了一下,我在她的奶子上狠狠一捏,痛的她叫
出声来。我放开她的奶子,在她夸张的硕臀上一拍,回到卧室去了。

  在美味的午餐和一个下午的温存迷乱后,我穿上衣服开车回到了家。
【完】